Hard coke

画吧ID①焦炭②失格
是一个热爱游戏与绘画的孩子偶尔写写文,一般玩崩三与奇暖,实在没内存下其他游戏了,我也想玩第五啊吃鸡啊!

午后的阳光总是那么温暖,将人类内心的阴暗驱逐并消散。

是不言说的金,后期金,小小透露
金:嘉德罗斯,如果我不是我,那你还会喜欢我吗......
这个金是私设

【嘉金】不言说②(幸运也许不会是一件好事)

[嘉金]不言说②
*校园paro
*其中有自创人设,也包含凹凸人设,具体暂不详,后文会陆续出场
*人设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警告请注意:本人只接受嘉金,瑞金,嘉→金←瑞,帕佩,安雷,雷卡等,但绝不接受嘉瑞,所以能接受这样的宝宝请进,不能的话可以去看别的作者的文,但请勿进我的文和在评论中写有关嘉瑞的事,谢谢。
*小学生文笔,不喜可喷,对√,我接受大众批判。
【我是随心写的,所以这可能会长期连载,更新不定,因为我现在在住院治疗。然后后期会虐,但保证是甜饼不是刀子。第一次写文,请多包涵,谢谢】
可以的话,就走你吧→注:这章有金流血描写请注意,嘉总下章出场
.............................................................
这一篇是回忆篇,就是我中考成绩在6月25号出来后发生一些事情的一点感想。
第二章【幸运也许不会是一件好事】
       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是你能去改变,去选择的,很多事情一开始就已注定了其结局。很多人都妄想去逆天改命,可结果却往往事与愿违,一切都已注定,无法撼动,更不可违逆。

        当金很小的时候就已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被他掩埋在心里了,也许也只是刻意的去遗忘罢了。

        “他是个幸运的孩子,本来两个人都保不住,真是个奇迹啊,这个孩子居然活下来了。”这是金生下来听到的第一句话。

          金的妈妈是晚年得子,生下金后便离开了人世。金的妈妈在生他的时候是难产,而金在其子宫中的位置也是极其刁钻的,他整个人都是斜着的正好堵在阴道口上出不来。

        那个时候剖腹产已经不行了,金的母亲已经承受不住更大的失血量了,而且两个人也只可能保住一个甚至两个都保不住。而金的家里人的意愿是一定要保住两个人都平安。但在医院和双方家属的长时间沟通下,由金的母亲做出了选择,保小的。

         于是金顺利被剖腹产取出,而在他出生的那一刻他的母亲也随之停止了呼吸与心跳。刚生下来的金虚弱的很,只凭着一口气苟延残喘。

       原本医生是料定这个孩子活不久,可金偏偏就靠那么一口气活过最危险的两个小时,成功进入了安全期。

        金的确是个很幸运的孩子,即使一出生母亲便离他而去,随之父亲因病逝,可他依旧有一个很爱他的姐姐和处处为他着想的发小。

         稍微长大了点的金,虽然知道了自己与别的孩子的区别,他是个没有父母的孩子。可他仍旧是一个乐观阳光的孩子,他从来不会自卑更不会随随便便的哭,比起其他孩子他显得更加坚强成熟, 当然他也经常受到幼稚园老师的夸奖。

        但好运总不会一直都那么好,他的父母与这一带的人都很熟,以至于金每次路过那些邻居时,他们都会用一种同情的目光注视着金,每当金在幼稚园表现优异时,老师也总会随口说一句:“唉,如果你父母还在的话,他们要能看到你这样指不定要多自豪,可惜了。”

       久而久之所有的孩子都知道了金是个没爹没娘的孩子,渐渐的无尽的恶意朝着金涌来。

       小孩甲:“听我爸妈说他一出生他妈就死了,没过多久他爸也病死了,真是个克死人的扫把星,我妈叫我不要和他往来,说晦气。”

        小孩乙:“真的假的,这么可拍的吗,我之前还和他说话来着。”

       小孩丙:“可不是嘛,我前几天就骂了他一句,没过多久我就摔了个狗啃泥,可邪乎了。”

       ……
        最初金还不太在意这些恶意的还是善意的流言蜚语。可在不可控制的因素下,那些恶意,嫉妒,愤怒,厌恶不断的发酵胀大,在到达临界点时,终于不受控制的爆发出来,变成了真实意义上的人身攻击。

        在幼稚园旁有一条胡同,原本是一条暗巷,后来要修路改成了胡同。原本格外荒凉的胡同今天格外的热闹,四五个男孩将金围堵在胡同深处,即便有人从外面经过,只要不怎细看,也不会发现什么异处。

      金是最晚离开幼稚园的,因为家里没人能来接他,只有等到格瑞放学来接他,所以他需要在幼稚园门前等很久。而今天来围堵他的几个男孩便是瞧准了这点,特意等人走光了再来堵金。

      金的个子在男孩子中不算高也不算矮,但天生的骨架小,使得他看起来比其他孩子都要小上一圈,弱不禁风的。

       孩子们中最大的那个孩子站在金的面前,他扯着金的领子,大声说到:“你算个什么东西,在老师面前倒是装模作样,真是有够恶心的,你爸妈有你这个孩子也是够倒霉的。”

        金合着双眼静默着,嘴巴张合着:“你是谁。”那个最大的孩子顿时瞪大双眼怒气冲冲的拎起金说:“给我记好了,我叫斯越,我要你永远记住我的名字”,说完便挥起拳头用力朝着金的脸面上轰去,一拳又一拳,金的鼻子被打出了血:“你倒是继续装啊,平时怎么没像现在这样,快点露出你那恶心人的笑脸啊!”又是一拳肘击,金的嘴角溺出大片血来渐渐晕染了胸口,仿佛一朵朵红莲开在胸口,但他仍旧一声不吭,斯越将其扔在墙边,却仍是没有反应。

      “大哥,你不会把这小子打死了吧,这,这小子好像没动静了,不会真的死了吧。”旁边的一位孩子慌张的开了口,手哆哆嗦嗦的。

      一旁的的小孩也连忙附和道,大抵都是第一次见血的孩子,就算是那个大点的名叫斯越的孩子也不由得慌张起来,但他内心的自尊心却让他强装镇定,大大咧咧的说到:“怕什么,他肯定又是装的,这小子平时就爱装,这次也肯定是唬我们的。”


      说着他便把手再次伸向金,拉住他的衣服,又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而金就像一摊烂泥一样任由他扯了起来。那孩子见金还是没有反应,额头已经浮现了些许虚汗,拉着金的手也渐渐颤抖起来:“喂,你可别真死了啊”说着便把手伸向了金的鼻子,他没感觉到任何鼻息,仿佛面前这个人已经死透了似的。

       斯越的脸已经瞬间被冷汗浸透,他微微松开了抓着金的手,表情呆滞的看着面前,似乎在看着金,似乎在看着别的一些什么。突然他似乎看到了了什么,表情骤然变的狰狞可怕:“呵,你一定是装的,是装的对吧,你个恶心至极的东西。哦,不,你根本不是东西,你爸妈也同样不是东西,你们一家都不是东……唔”

        一只苍白的手突然扼住了他的脖子,强硬的打断了他的话语。握住他脖子的手逐渐用力,并将其抬离了地面。感受到氧气被逐渐夺取,斯越狰狞的脸变的恐慌害怕,他的双手不住的挣扎着,甚至在抓着他的手上留下了许多的抓痕。

     然而抓着他 的手没有松开的意思,反而越抓越紧。斯越渐渐感到头昏眼花,眼皮直往上翻着,露出白花花的眼白,喉咙被掐的死死的,只能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一旁的孩子吓呆了,连气都不敢出,他们就看着自己的老大被醒来的金扣住脖子提了起来,毫无反抗之力。

      此时的金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他那闪耀的金发此时进诡异变成了白发,显得毫无生气,眼睛中的瞳孔更是变的鲜红无比瞳孔旁边的眼白也已变的漆黑一片。

      其中的一个孩子无力的倒在地上上,浑身颤抖着,双目盯着眼前判若两人的金如同电视里那索命的恶鬼:“鬼,他变成鬼了,他来报仇了,救命,救命啊,谁来救救我们。”

       其他孩子似乎也被金周身环绕的强烈死气所感染,一时都不知所措起来,张皇的望着金,仿佛在等着宣判的囚徒一般。

       可金似乎对旁边的事充耳不闻,而手中的力却在不断加大着,被金抓着的斯越已经开始口吐白沫了向上翻着大大的白眼,身体不住的抽搐着,双手也逐渐松开金的双手,无力的垂落在大腿两侧。

      “金!”格瑞的声音从胡同口远远的传来,小孩们通通扭过头去看,此时格瑞正焦急的往他们这儿奔去。

        金似乎是听到了格瑞,他最好的发小的声音,平淡冷漠的眼神出现了一丝波澜,但随即有很快归于平静。

        他的手渐渐松开了斯越,用冰冷的目光扫了一圈那些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喘躲在一旁瑟瑟发抖的孩子们,随即就倒在了地上,头发也渐渐变回了金色,只不过曾经耀眼的金发,现在看起来像是枯死的草垛。

       格瑞也已经从远处奔来,立马扶起了金,并拿起手机打了120。

......
      随后急救车赶到,将两个情况看起来都不大好的孩子送往了医院,之后就是闻之赶来的各方家长了。

      由于金浑身上下受伤程度较大,而斯越只是因为暂时性缺氧而导致的昏迷,由于金在最后时刻放开了他,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也没什么大碍了。所以在经过一番争论后,由斯越的家长赔偿金所有的医疗费用以及补偿其精神损失费而后这件斗殴的时间便不了了之。

......
        金的姐姐秋,此时正坐在金的病床前,看着弟弟惨败的脸,和大大小小的伤痕,不住的流着泪水,内心无比的自责:“金本应该不用受这样的折磨的,如果我能早一点发现就好了。”

      “这都是我的责任,如果这次我能早点去接他,这一切都不会发生,金也不会被人伤成这样。”站在一旁沉默不言的格瑞垂着眸子眼底暗紫色的光危险的流动着,垂在身侧的手渐渐攥成了拳头,止不住地颤抖着,浮现出了众多青筋。


     “好了,好了,谁都不用自责了。发生了这样的事,对于我们都是始料未及的。对此,我们大家都有一定的责任,没有谁是绝对错误的,我们都爱着金,这,是一定的。所以没必要太过自责,与其在这自责,还不如想想金醒来后怎么办吧。”丹尼尔在病房门口说到,并反手关好门,漫步走到了秋的身旁静静地伫立着像是海里不动的礁石,给人厚实的安全感。

       秋靠着丹尼尔点了点头,微微停止了啜泣说:“那还能怎么办,反正我是绝对不能让金留在这儿了,必须让他转到我们那边去住了。”丹尼尔也随之点了点头。

      格瑞在一旁伫立着,又思考了好一会眼神犹豫慢吞吞地说:“秋姐...那金的异样...是怎么回事?”

       秋的身子似乎震了震,欲言又止:“抱歉,格瑞,这事你最好不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金没事的就行。”

      格瑞眯了眯眼也不在过问了,既然是秋姐都不会轻易说的事情,再问也没有多大意义了。

......
     但令人惊讶的是,金醒来后,居然什么也不记得了,连自己受伤这件事情也忘得一干二净,依旧是那副傻乎乎的模样。但究竟是真的忘了还是伪装的不在乎,谁也不知道。

      最后,秋还是将金和格瑞转去了她和丹尼尔工作的城市里住......


作者有话说:抱歉啊各位现在才更,而且字数依旧短小。因为我现在在长时间的住院中,没有太多的时间写文了,在这里,我再次向你们道歉。欢迎催我更文,或是在评论里问问我一些文章中的问题。

【嘉金】不言说(青春校园类)

[嘉金]不言说①
*校园paro
*其中有自创人设,也包含凹凸人设,具体暂不详,后文会陆续出场
*人设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警告请注意:本人只接受嘉金,瑞金,嘉→金←瑞,帕佩,安雷,雷卡等,但绝不接受嘉瑞,所以能接受这样的宝宝请进,不能的话可以去看别的作者的文,但请勿进我的文和在评论中写有关嘉瑞的事,谢谢。
*小学生文笔,不喜可喷,对√,我接受大众批判。
【我是随心写的,所以这可能会长期连载,更新不定,后期会虐,但保证是甜饼不是刀子。第一次写文,请多包涵,谢谢】
可以的话,就走你吧→
.............................................................
第一章 你真的是个幸运儿吗?

      窗外的天空还是阴沉的可怕,乌云如同翻滚的黑色浪潮,不知何时就会从天空中倾泻下来,淹没整个世界。

       教室里充斥着湿热的空气,每个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沾了些水汽,衣服与皮肤粘黏在一块极其的不舒服。但所有人都低着头,对着身体上的不适无动于衷,整个教室里只有笔尖发出哗哗的的声音。

      金揉了揉蓬松的头发,有抹了抹脸上的水汽,心情颇为苦恼的看着面前的试题,手中的笔有一下没一下敲打着桌面。他抬起头望了望四周,又绝望的低下了头。只有他还没写题,其余人都快写完了。

        金是凹凸学院高一部的学生,现在面临着第一学期的期末考。原本他是想要在考前两天找他的发小补习一下的,可是格瑞正处于高三的分班考试时期,金也就不好意思去打扰他了。

        本来金也想在最后两天自己复习一下,奈何他的同桌嘉德罗斯硬是拉着他去打凹凸世界这个游戏。【其实嘉德罗斯找他打游戏时,金抵不住诱惑和嘉德罗斯拼了两天的游戏】

       于是乎,当考试来临时金一点都没复习。本来上课就不怎么认真学习的金现在更是对眼前的题目毫无头绪。金接近颓废的趴在桌上:这下完了回去又得被姐姐骂了。他心想着,又将头转了一下,刚好瞥到了正在睡觉的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的头发也是金色的,但和金的柔和不同,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张扬狂傲的耀眼的金色。他的头发很长,用一个黑色的发箍扎成一个马尾。

       金看着这个导致他将要被骂的“罪魁祸首”心里暗暗的诽谤着:一个男的留那么长的头发干什么和女生一样。就在此时嘉德罗斯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耀眼的金眸,就这样毫无预警的撞进金那双澄澈干净的蓝眸中。

        金慌张的别开了眼,把头转了回去,脸有些微微的红晕:该死,刚刚我怎么会,会觉得他很好看?不不不,一定是我考试考的头晕眼花了,才会出现这样的错觉。

        “喂,渣渣,是不是又没复习,刚才是不是想要偷看我的答案啊。”嘉德罗斯一脸玩味的小声道说到。

          金愣了愣,一股怒气冲上头,固执的撇过头:“才没有。”

         “那你想不想要答案啊,我的答题卷和试卷上都写了答案,想要的话就答应我一个条件。”嘉德罗斯继续说到,少年虽然只有17岁,但已经处于变声起声音稍显喑哑,富有磁性。

          到底还是个单纯的少年,禁不住诱惑。金不带一丝犹豫就点了点头,转而又想了想,蓝色的眼眸上下左右转个不停,又捶了捶手:“但是是在我能力范围内,不极端的事。”

          “嘁。”嘉德罗斯在内心想到,这个渣渣明明那么蠢,可是却总能在关键时刻出窍。不知道是说他幸运过头呢,还是傻得让上天都可怜他,随即又勾起笑容:“呵,我可没那么恶趣味,要来算计你,条件我暂时没想好,先存着,以后等我想到了你在还。”说着边把试卷给了金,又将金的试卷换了过来继续趴下睡觉了。

       两人的小动作完全没惊扰监考老师,因为在凹凸学院里学生拥有绝对的自由,你现在作弊没人会管,关键只在于高三部的最后一次大考。因为这次考试是全范围监控,而且用上先进设备检测学生,究竟有多先进就不在这细说了。你只要想想坐到这个考场的人一动作弊的念头就会被踢出考试就会体会这场考试是多么严峻。

         所以处于这所学校的人都些是不得了的人,当然也有一些例外。比如说金,学习成绩可谓是一塌糊涂,但仗着自己姐夫是这所学校的校长蒙混过关。你们想想嘉德罗斯可是高一部第一,就知道这攀亲戚攀的多么牛逼了吧。

       当然金的身份只有少数人知道,格瑞就是其中之一。而又因为格瑞是高三部第一的原因,让人觉得金是因为有这么一个逆天的学霸发小才能临时抱佛脚到高一一班来的,因此没人去怀疑金的身份,并且想靠身份进来的学生几乎没有,更何况是一班。

        而且秋姐和校长丹尼尔很早就一起住在学校,金和格瑞独自待着家里住。秋姐的原话是让金和格瑞能够自食其力,其实只是自己想要陪老公的借口而已。

        虽说是让金和格瑞两人自食其力,但最终承担一切的还是格瑞。金虽很想帮忙,但却总是有心无力,要么是端个盘子把盘子摔了,要么是走个路摔了个跤把格瑞刚炒好的菜奉献给了大地,自此格瑞再也不敢让金做些什么了。

        金从小就被家里人所宠爱着,就算姐姐不在,格瑞也能照顾的了他,可以说是非常幸运的孩子了。就算在凹凸学院里他的成绩一般,甚至可以说是倒数,但他的人缘依旧不错。他就像那冬日温暖的太阳,吸引着他人向他靠近。

        他的好运一直不错,金的内心总是这么想着,可是运气总不会一直那么好,毕竟祸福相依。

作者有话说:我也想要一个学霸同桌给我作弊啊,我也想要一个什么都会的发小啊,金小天使你咋那么幸运呢,我不活了,这世界没爱了。这第一章写的我好心塞,改了又改,还是只有那么点字,太抱歉了......
.........
.........
.........
.........
.........
你以为我下章会写长,太天真了,做梦吗,孩子。ฅ՞•ﻌ•՞ฅ

        

腿腿最近的图,你根本不会相信第一幅是狮哥,其余都是原创除了还有一幅是幺蛾子漫画里的何数是二创外。

之前还是48级时,在开放世界遇到的bug,打完怪了,那个横条还没消失,害得我只好返回重来,但为什么过了几个星期了,我现在才刚到50级orz。

灵魂画手日常。。。。。。
全靠滤镜死撑

最近在画这幅,算是个巨型坑,有点干不下去,还有我真的不会画🐠,然后今天又手贱的画了一个大坑,我已经绝望。(其实我今天下午刚考完中考英语听力口语测试,好孩子别学我)

哟!最近的画,有俩是较早的。其实我真的画风不固定,这些画出自一人之手,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有约稿的人吗😂

阿悄的歌都超好听,无聊来推推她的歌,真的好听,童叟无欺